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張洪軍和田建備戰,明王府亦是如此,密室中,明王和數名謀士密謀。

“啟稟明王,好逑公子來曆已查清楚,此人是一個靈魂體修士。”神秘謀士稟報。

“靈魂體修士?確定?”明王眉頭微微一皺,朝謀士望去。

謀士點頭:“確認,已經請專人測試過,是貨真價實的靈魂體修士。”

“嗯。”明王緩緩點頭,道:“既然是靈魂體修士,就由你來對付吧。”

謀士躬身:“冇問題。”

……

太子府上,田實的謀士也在稟報。

謀士:“據可靠訊息,明王會在狩獵中有大動作。”

太子:“可查清他們想做什麼?”

謀士搖頭:“他們行動很小心,派出的探子損失了幾波,也冇能探出具體是什麼事?”

“廢物,連這點小事都查不出。”太子大怒,一巴掌把桌上的書簡拍飛,大喊道:“查,一定要查清楚明王到底想乾什麼!”

山雨欲來風滿樓,暴風雨之前總是一片寧靜,狩獵還冇開始,齊都各勢力已風雲暗湧,鏘鏘欲動。

轉眼,兩天時間過去,皇家狩獵開始。

黃道吉日,今天是個好日子,陽光明媚,萬裡無雲。

參加皇家狩獵的幾十個隊伍集結,浩浩蕩蕩離開齊都,朝皇家獵場而去。

張洪軍和共王一隊,張道陵、輕雨、赤燕俠等道觀道士跟著齊帝。

皇家獵園位於齊都南方二十裡處,在一座莽莽大山中。

隊伍進入大山,前方是一個穀口,這裡是皇家獵場入口,隊伍在此停下。

穀口有一祭台,渾圓,共三層,每層地下都刻有陣法,祭台中央豎著一根大石柱,高達九丈,刻有各種圖案。

每年的皇家狩獵,都先在祭台進行狩獵儀式,打開獵場入口。

齊帝走上祭台就位,一個老太監走向前,尖著聲音喊道:“奉天承運……齊國皇家狩獵儀式開始,請皇帝開啟獵場。”

隨著太監聲音落下,齊帝走出來,氣質高貴,帝皇風範無敵,他輕輕朝眾人一掃,帝威瀰漫,睥睨天下。

齊帝手上捧著一個盒子,古樸渾厚,他把盒子放在桌上,手掌在盒蓋輕輕一撫,蓋子緩緩打開,頓時間,光芒暴射,炫目多彩。

張洪軍就在田建身側,他身著一套護甲,騎著一頭黑馬,氣宇軒昂,頗有大將之風。

他也盯著祭台,當盒裡的神光乍現,張洪軍的眼睛微微輕眯了起來,他心中一愣,這光芒中竟然蘊含有玄黃真氣,不知裡麵是什麼寶物?

齊帝神色嚴肅,雙手伸入盒中,拿住一物,捧著出來,隨著離開盒子,寶物光芒愈發明亮,甚至有些刺眼,眼力差些的隻看見一團光芒,卻無法看清是什麼寶物。

張洪軍雙眸微眯,目光含神,以他的修為,無懼這些光芒,他的目光直透本源,看清寶物形狀,是一個玉璽。

玉璽,是一國象征。

齊帝捧著玉璽,神色愈發嚴肅,端莊無比,可見其對這件國寶重器的尊重。

“齊國一年一度狩獵,時逢吉日良辰,開啟獵園。”

齊帝口中鄭重唸誦,將玉璽朝祭台中央的的石柱按去,碰觸石柱之際,石柱上的圖案立刻蠕動,彷彿活過來一般,發出眩目光芒,連著整個祭台一起,光芒閃閃,將在整個穀口照得雪亮。

轟隆隆!

雷聲陣陣,穀口在萬丈光芒中打開,一片遼闊之地出現,寬敞無邊,能容千軍萬馬。

穀內的景色也為之一變,之前那些山峰已消失,出現了另外的山川,奇峰連綿,山嶽突兀,彷彿打開了另一片天地。

“各隊進入獵場,太子東麵,明王西麵,共王北麵……”

老太監尖著聲音大喊,各個隊伍有條不紊進入獵場中。

太子一隊最先進入獵場,隊伍一行四五百人,每個精神抖擻,身穿寶亮鎧甲,一舉一動嚴明守紀。

明王的隊伍也是如此,個個都英姿颯爽,信心十足,決定在狩獵中大顯身手。

張洪軍跟著共王的隊伍,進入獵場,在前方遼闊之地稍稍停頓,準備前往北麵而去。

一進入獵場,他敏銳的感覺到,這片山穀的靈氣一下子變得濃鬱了許多,這個地方果然另有玄機,和外麵完全不一樣。

入穀後是一片開闊之地,各隊人馬在此稍作停頓,然後分道揚鑣,向各個區域前進。

格的格的!

突然,一匹白馬飛駛而出,在這開闊地快速奔行,揚起滾滾塵煙,立刻將眾人注意力吸引了過去。

幾乎同時,在另一邊也有一匹紅馬飛掠而出,和白馬相反方向,但也是快速奔馳著。

眾人一看,隻見兩馬上都騎有騎士,身穿詹亮鎧甲,手持一張冷鐵強弓。

白馬上的騎士突然拉動強弓,嗖的一聲射出一支鐵箭,朝天上射去。

唳!

高空中一聲哀鳴,一隻盤旋在天上的的大雕瞬間中箭掉落。

一名士兵飛馬而去,將大雕撿回,大聲報喊,道:“明王府旗開得勝,一箭射中雕首。”

幾乎同時,紅馬騎士也射出飛箭,也有一隻大雕被射下,同樣有士兵拾雕報捷。

“太子府旗開得勝,一箭射中雕首。”

兩名騎士一前一後,射下大雕,為各府獲得榮譽,現場中,各府士兵歡呼起來。

“明王府人才濟濟,看來本次狩獵的榜首非明王不可了。”

“我還是看好太子府,往年都是太子府奪魁,今年估計也是如此。”

頓時間,太子和明王成為了眾人的焦點,各有勢力為之喝彩。

“共王若能請得一神箭手,也射下一隻大雕,這開場也不至於如此寒酸。”

車卜棟也騎著一頭青馬,見明王和太子如此出風頭,喃喃自語。

“共王,請讓微臣也射一隻大雕。”

田建身旁的一名護衛頭領抱拳,準備一試。

田建輕歎道:“魏頭領武功高強,但你確定你能射中雕頭?”

那護衛頭領低下頭,道:“屬下……屬下有三層把握能射中雕首。”

“三層還是太低,若不能射中,徒增笑料,還不如不射。”

田建搖頭,眾人深以為然,並非他打擊士氣,而是在這種場合,若不能蓋過對方,還不如忍著。

張洪軍微笑,從一名弓箭手中取出一張強弓,拍馬走出去,道:“不如讓我試一試!”

說著,也不等田建迴應,已打馬而出,向前奔馳,這場地之前剛有人表演,正是眾人焦點之地,此時,他一衝出去,立刻被眾人盯住。

“此人何人,手持強弓,難道也想射鵰嗎?”

大家很好奇,這個人想乾什麼?

“這不是共王府上的好逑公子嗎,據說此人詩才滿腹,明王府上的謀客和韓國才子都不是其對手。”

“但是,這裡比的是射箭,難道他也行?”

“論才學,好逑公子冇得說,但這射箭嘛……就不好說了。”

“不是不好說,是肯定不行,一個文弱書生,拿得動強弓已不錯,還想射箭,還想射大雕?”

“卻,你錯了,好逑公子是拿得動強弓的,你看他手上拿的不就是強弓嗎。”

“是強弓……但是我的意思是說……”

就在眾人質疑和議論聲中,張洪軍一拉馬韁,黑馬前蹄躍起,高高舉起,黑馬前半身也豎了起來,彷彿要騰躍而去。

此時,張洪軍一躍而起,雙腳站在馬鞍上,左前右後,形成跨步,同時,手上強弓拉滿,形如滿月,而後,嗖的一聲破空聲響,鐵箭離鉉,化作一道流光,直射天上而起。

唳!唳!

半空中,兩聲哀鳴聲起,一道黑影從半空墜落。

共王府的士兵不用吩咐,已打馬將大雕撿起,隻見那士兵非常興奮,高舉著兩隻大雕,激動道不停大喊,道:“射中雕頭,一箭雙鵰……一箭雙鵰!”

“一箭雙鵰!”

“一箭雙鵰!!”

共王府的隊伍一愣,而後跟著大聲的叫喊起來,聲音震動九霄。

一箭雙鵰,一支鐵箭射中兩隻大雕的腦袋,這對眼力、臂力、判斷力都有極高的要求,比那些一箭一雕強多了。

共王府士兵怎能不激動,多少年了,共王府幾時出過這種風頭。

就連車卜棟也滿麵紅光,雖然不是他射中,但他也是共王府中的一員,在開場中有此表現,正麵共王府已經比彆的隊伍強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