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“這是一個奇怪的峽穀,以其說是峽穀,不如說是另成一界。”

經過打聽,張洪軍總算對十三穀多了一份瞭解,這是一個和其他峽穀都不一樣的地方,十三穀的麵積很遼闊,比其他峽穀加起來的麵積都大,而且大好幾十倍,完全就是另一個世界。

也許十三穀纔是冥界人口稱的十八層地獄的代表,因為這裡的環境非常惡劣,整個峽穀徹徹底底就是一個荒蕪大沙漠,白天氣溫熾熱,可以把一個靈魂體烤熟,晚上卻是冰寒地凍,可以在瞬間把一個靈魂體凍僵。

嘶!

張洪軍長長的吸入一口涼氣,放眼遙望遠方,所見之內儘是黃沙,一望無際,非常遼闊。

張洪軍緩慢行走,準備穿過村莊,向下一個城鎮而去。

哢嘶!

一個村民的房門打開,走出一個老頭,他拄著一根樹枝,哢嗒哢嗒的打在地上,老者向張洪軍走來。

張洪軍停止腳步,望著老者,老者頭髮花白,滿臉皺紋,容顏非常蒼老,但是卻很慈祥,一身布衣打扮,和凡間的老人冇什麼不同。

“小夥子,你是剛到十三穀吧。”

老頭在張洪軍跟前停下,和聲細語問道。

張洪軍輕輕的點了點頭,回答道:“是的,我剛到十三穀。”

“唉!……”

老者輕輕的歎了一聲,道:“你剛來,一定有所不知吧,老頭子我不瞞你說,這個十三穀就是一個惡魔的地方,環境非常惡劣,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,白天有極熱氣流,溫度高得離譜,晚上有極寒氣流,溫度冷得可怕,不少人因為初來駕到,不明白這種氣候而葬身此地。”

老者說著說著,又輕歎幾聲,他抬頭望天,道:“看看天色,再過一個時辰就日落了,到時會非常的寒冷,如果你實在冇彆的地方去,今晚就先在我這裡住下吧,老頭我彆的冇有,避寒房屋倒是還有一兩間,你先避避寒,等明天再趕路也不遲!”

“這……會不會太打攪您老人家了?”

張洪軍冇想到這個老者如此好客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不打攪,就怕地方粗陋,你住著不習慣。”

老者拄著棍子,哢嗒哢嗒的在前麵領路,張洪軍跟在身後。

“來,這是你的房間,有些簡陋,小夥子你將就著休息一晚吧。”

老者把張洪軍引進一間獨立房間。

房間的材料是一種奇怪的石頭,深褐色,很厚重,據說是從沙漠底下很深的地方挖取,可以抵抗極高和極寒兩種極端溫度的溫差。

老者給他送來一些飲食,都是一些素食,用盤子裝著,放在桌子上,然後走出房間,輕輕把門關好。

“謝謝!”

張洪軍道了一聲謝,有些感動,冇想到在十八層地獄也能碰到好人。

張洪軍隨意的吃了一些,而後躺在床上修煉,十三穀靈氣很貧乏,根本吸收不到什麼能量,張洪軍運轉了一遍九龍煉魂術就休息了。

夜晚,氣溫急驟下降,冷得很厲害,雖然有特殊房屋避寒,又裹著一床厚厚的被子,但張洪軍仍然感覺非常冰寒,無奈之下,他隻好運轉功法,用靈魂力量護著身體,以此抵抗嚴寒。

可是,用靈魂力量護體消耗很大,在這冥界靈氣非常貧乏的地方,能量無法得到補充,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舉動,若是一整晚都是如此,第二天可能就已經能量耗儘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張洪軍皺眉苦思,希望能找到彆的禦寒方法,點火取暖?不可能,這種極寒氣流非常霸道,火光溫度效果不大。

張洪軍想了無數種方法,都冇一個方法行得通,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時,突然,房外傳來說話聲。

“都準備好了嗎?”一個聲音道。

“早就準備好了。”另一個聲音回答。

“好,既然如此就開始吧,注意把握分寸,彆把這小鮮肉凍壞了。”

“是,你放心,咱們又不是第一回乾這事了。”

幾人說著話,聲音越來越大,似乎在向張洪軍住的房屋靠近,張洪軍心裡一哆嗦,一個不好的預感跳出來。

啪!

彷彿驗證了他的猜想,突然間,房間屋頂被打開一個大洞,一股極寒氣流管湧進來,隻是一個呼吸的功夫,房間內所有東西都被凍住了。

包括張洪軍,他也差點被凍住,好在之前已用靈魂力護體,所以方得逃過一劫。

儘管如此,他仍然感到極寒氣流的可怕,這是一股非常冰冷的氣流,掃在身上,直投心底,冰寒難耐。

張洪軍連忙加大靈魂力運轉,顧不得靈魂力的消耗,用靈魂力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,密不通風。

這種極寒氣流非常恐怖,張洪軍心中暗自盤算,雖然他的九龍煉魂術已是七層巔峰,但在冇有能量補充的情況下,完全暴露在極寒氣流中,他也支援不了半天。

“老人家,是你嗎?你為什麼如此對我?”

張洪軍大聲詢問。

“是我,小夥子你還好嗎?”老者的聲音響起來。

張洪軍:“老人家,你為什麼如此對我?”

老者:“小夥子,你也彆怪我,這裡是十八層地獄,冥界靈氣貧乏,冇有靈氣補充,我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,而你的到來,正好為我們提供了能量。”

張洪軍問道:“你們想把我怎麼樣?”

老者道:“當然是吸食你的血肉,補充我們自身了。”

張洪軍顫抖:“你們……你們這麼殘忍?”

老者:“小夥子,十八層地獄便是如此,你覺得殘忍嗎,但是當殘忍達到一定地步的時候就不叫殘忍了。”

張洪軍問:“那叫什麼?”

老者:“什麼也不叫,隻能叫生存,十八層地獄冇有殘忍,隻有生存,為了生存不擇手段,為了生存什麼手段都正常。”

張洪軍沉默,老者說得不錯,這不就是一個血淋淋的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嗎,過了片刻,他道:“我就一個人,又能有多少血肉讓你們補充?”

老者道:“錯了,小夥子,你的血氣很旺盛,能量很充裕,是非常難道的極品小鮮肉,雖然你隻是一個人,但至少能讓我們補充一年的能量,若是省著用,兩年也不止,唉……你這種極品小鮮肉太難得了,老頭我多少年冇碰到像你這麼好的小鮮肉了,真是令人懷唸啊。”

老者聲音中露出無限憧憬,似乎在回憶上次小鮮肉出現的時間。

張洪軍心中一沉,對方這是真的要拿他的性命啊。

“這小子還能動,再把洞口開大些。”

房頂的洞口被擴大,湧進的極寒氣更多了。

張洪軍靈魂力量護體,身體暖融融,但他的雙眸卻是冰冷如冰,比外麵的極寒氣流更冷,這老頭盛情邀請他留夜住宿,原來是為了要拿他做食物。

“真是可惡,這些人都該殺!”張洪軍怒不可遏,他想衝出去,把這些人都殺了,但是,那可怕的極寒氣流令人畏懼,而對方又不知道有多少人,在敵情不明,冇有把握的情況下,張洪軍暫時不想就此冒險,因為,一旦衝出去就是魚死網破,要麼將對方消滅,要麼被對方吞食。

機會非常珍貴,張洪軍仔細把握。

他們怎麼不懼怕這極寒氣流呢?

突然,張洪軍皺著眉頭,他想到了一個問題,對方為什麼不怕極寒氣流,他大聲問道:“老頭子,你們為什麼能在這極寒氣流中行走而安然無恙,難道不怕極寒氣流傷身嗎?”

“哈哈……”老者哈哈一笑,道:“我們在這生活了這麼多年,自然有對付極寒氣流的方法,否則我們早死了。”

“什麼方法?極寒氣流如此冰冷,除了建房屋的石頭,還能有什麼東西可以抵抗?”張洪軍問道。

“不怕告訴你,告訴你你也做不了。”

老者哈哈一笑,道:“其實還是這石頭,我們用石頭煉製了禦寒寶衣,穿在身上,自然能抵抗這極寒氣流。”

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

張洪軍緩緩點頭,用石頭煉製成衣服,自然能抵抗這極寒氣流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