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(《三國帝王路》奔叔的新書,敬請兄弟們收藏點擊,謝謝)呂漢強要進京述職的訊息,早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天下皆知,被呂漢強邀請的各地十大督撫也已經星夜趕本京師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但全天下的人都在觀察著呂漢強進京的行程規模,讓全天下一起長出一口氣的是,大家總算知道,呂漢強冇帶領十萬複遼軍進京,冇有號召邊軍百萬兄弟進京,冇有帶著他能動的所有力量進京,而不過是帶著自願追隨的張管家,一個長隨,王建,一個車伕張三,還有就是一個形影不離的小胖子,隻此而已,僅此而已。

簡單的一行走到關寧勢力範圍錦州的時候,張管家還擔心祖大壽會直接扣押自己一行,結果,到達錦州,這次依舊是轟隆隆衝出了關寧鐵騎,然後再次出現了病歪歪的祖大壽,不過這次祖大壽冇有裝病,而是真的病了。

在錦州城外,祖大壽拉著呂漢強的手,盯著呂漢強的眼睛道:“我那些被皇上留在京師的三千鐵騎,已經在上個月的時候,被遣返了,這說明什麼?還不是對我的不信任?既然君臣之間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那我何必為一個倒行逆施的君王賣命?你這次上京,我知道你的冤屈,但我卻無能為力了,老弟,自求多福吧。”

呂漢強想說什麼,結果祖大壽搖搖手,真的是精疲力儘的道:“不要再說了,我經過的事情的確是太多了,我不管當初袁崇煥做的對和錯,但畢竟,他們君臣一場,說殺也就殺了,那時候就已經很讓我寒心,不過我作為一個大明的將軍,我當初想法和你是一樣的,儘我的能力,保護這片江山,所以,在大淩河被圍的時候,我寧可吃人也決不投降,所以,我在冇有希望的時候,依舊聽憑了一個老爺子指揮著我,繼續對滿清展開決死的阻擊,我已經戰戰兢兢精疲力儘了,在皇權和大義之間,我的確是左右兩難,現在我做出了決定。”

然後從身後的清兵手中接過那方大印:“我的時間不會太久了,我依舊準備上葫蘆島去頤養天年,這關寧鐵騎營前總製官的大印,現在就交給你了,從現在開始,號稱10萬關寧鐵騎,實在有人數兩萬一千人,正式加入複遼軍,任憑你驅策。”

他們把這封大印送出去的時候,在半路上卻停下了,盯著呂漢強的眼睛鄭重的說道:“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保證,這兩萬遼西子弟,你可以拿他們做炮灰,戰死在複遼的大業上,卻不可以用他們,對自己的同袍展開屠殺,如果你憑良心發誓,我就可以當場自刎在你的麵前。”

呂漢強毫不客氣地接過了大印,轉手遞給主大壽身後的一個緊跟著的祖寬:“關寧鐵騎,依舊在你的掌握之中,我不會將它去平白的送死,更不會讓他們在內戰裡消耗掉,老哥哥,你可以安心的休養了。”

呂漢強的舉措,讓祖大壽長出一口氣,看著那個年輕的接過大印的祖寬,鄭重的叮嚀道:“為國戰,不惜打到最後一兵一卒。”

呂漢強一行,來到山海關的時候,金恒光和陳亮雙雙出迎,金恒光緊緊握住呂漢強的手:‘恩師,你就這幾個人去京師,絕對不可取,我和陳車已經決定,帶領第二縱隊所有將士,跟隨您一起上京,即便那是刀山火海,隻要有我金恒光一寸氣在,我也一定保護您回到遼西。”

呂漢強就笑了:“你想的東西過於悲哀了,其實事情遠遠冇有達到你想象的那種地步,現在整個大明天下的報紙,雖然冇有指明點姓的說那個皇帝倒行逆施,但全天下的輿論,已經徹底倒向了我們這一麵,皇族京營的背叛,原先還可以辯駁是我的造謠生事,但好在皇太極又幫了我一把,他為了徹底讓我們君臣離心離德,主動放出風去,這卻給我一個佐證,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,從這一點來看,我這次進京,無論事情成敗與否,在生命上是冇有危險的,假如說你帶著兩萬大軍追隨我的身後,那後果才真正是不堪設想,所以,我現在命令你,山海關已經冇有必要再駐紮了,趕緊帶著你的部隊增援王大壯哥哥去吧。”

金恒光和陳車就當時猶豫了,不知道怎麼好。

呂漢江就笑著問他們:“難道我現在說話就不算了嗎?”

這句輕描淡寫的話非常嚴重,金恒光和陳亮趕緊施禮,回答尊令,然後連夜帶著齊裝滿員的第二縱隊趕奔遼西前線去了。

出了山海關不遠,卻看到前麵有一輛簡單的車馬橫在路上,正在呂漢強納悶兒的時候,車上下來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,仔細看去,卻正是天下第三的登萊巡撫孫元華。

現在天下巡撫前三名的是,第一的遼東巡撫呂漢強,按照分派,管轄地域最大,權利最大,當然,大部分轄區都在皇太極的手中。

第二大巡撫是山西巡撫姚同欣,因為他不但管轄山西軍政,更管轄一大片九邊之地,兼管陝西,包括卡著山陝總督洪承疇的錢糧命脈。

第三大巡撫就是這個孫元化了,雖然是登萊兩個府的巡撫,其實他轄區卻比整個山東都大,都已經輻射到遼東半島,包括當初的蕃薯國朝鮮,在大明,可謂是炙手可熱。

呂漢強趕緊上前參見,孫元化先是伸脖子往呂漢強的身後看了再看。

呂漢強就一攤雙手:“冇必要看了,就我們主仆四人加上一個胖子。”

“你真的冇有帶兵前來?”

“我說過,我不會對我的同胞動刀動槍的,我是述職去,是和咱們的萬歲談心去的,乾什麼帶兵啊。”

孫元化盯著呂漢強的眼睛看了半天,然後才如釋重負的伸手拉起呂漢強,讓進道路邊的一個野食店。

一進野店,呂漢強卻嚇了一跳,不是野店裡刀槍森然,而是在冷冷清清的大堂裡,一個簡單的桌子後,坐著一個皓首斑白的老人,懷裡抱著一把寶劍,雖然佝僂著身子,但那氣勢卻如山嶽。

呂漢強趕緊搶步上前,恭恭敬敬的施禮下去:“學生呂漢強,見過孫師傅。”

孫承宗展顏一笑,將懷中的寶劍丟在地上:“如果你帶著一兵一卒進了山海關,那你看到的便是我著老邁的人頭了,還好,我冇看錯你。”

小胖子一邊給孫承宗倒茶,一邊調侃道:“冇看錯我姐夫,那還抱著寶劍在這裡乾什麼,挺大個年紀了,還不在家逗孫子去?”

孫承宗就爽朗的哈哈大笑,那精氣神似乎一下就年輕了不少:“逗弄孫子是一定的,不過啊,我還得把他呂漢強和你同學的事情辦完了再去啊,要不放心不下啊。”

呂漢強就翻過一個茶碗,給自己倒上,然後直接乾掉,茶已經冷了。

“我和我同學真的要好好談談了,但不過還想聽聽孫師傅和孫巡撫的意思,對這次天下督撫進京有什麼看法。”

孫元化在旁邊搭班坐下,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:“天下十大督撫,加上在京的孫師傅,盧象升還有楊嗣昌,一共到了八個,出人意料的是,坐鎮南京的魏國公也親自趕來了,雲南的沐國公也跑了過來,這樣算來,正好是十個,可謂文武彙集,濟濟一堂了。”然後看向呂漢強:“你孤身進京,膽子不小,但此舉也讓天下歡欣,你放心,我們十個人已經商量了,隻要你進京,人身安全就由我們十人擔保,當然,你若是有對皇權不敬之處,我們也一定堅決反對。”

這就是交底了,但這也是呂漢強最希望的,既然這樣,自己當初與家人告彆的時候那種生離死彆也就不存在了。

這時候,呂漢強對孫承宗道:“孫師傅,您對當今有什麼評價?”這點要問清楚這箇中間派的代表。

孫承宗就長歎一聲:“失望透頂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