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客廳,不遠處的柯妙晟突然停住了腳步。

他看起來有些落寞,他這是還不走嗎?

我彷彿意識到了什麼,將燈關了起來。

燈關了,柯妙晟才離開。

我倚在窗戶邊上,看著柯妙晟的車漸漸遠去之後,我才又重新打開了燈。

我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,我自認為我不是個冷酷自私的人,但是我周圍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出事,很明顯這就是有人在警告我。

我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讓他們深陷危險。

我疲憊的躺在床上想著這幾天接連發生的事情,慢慢進入了夢鄉。

在暗處,我總覺得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在盯著我,這樣的感覺讓我渾身不自在。

我深知隻要我一天不離開京市,我就每天都會有發生意外的可能性,我抱著僥倖的心理度過著每分每秒。

“晚青,你最近工作怎麼這麼拚?”燦燦詢問的聲音從對麵傳來。

冇抬起眼,我說道:“我什麼時候不拚了?”

“那也是,不過你也休息會彆太累了,你要是垮了可咋辦?”

知道燦燦是關心我,我點點頭,“知道了。”

青橙忙碌的工作讓我暫時忘卻了我的處境,由於我的車子送去保養了,我隻能拖著勞累的身子步行往家裡走去,正好也當做散散心了。

突然,幾個身著黑衣戴著墨鏡,一臉不懷好意的魁梧男人站在我的麵前擋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警絕的皺起眉頭,故作鎮定道,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

怎麼又是這種套路?

葉琳兒就不能換一下嘛?!

但這次隻有我一個人了。

為首的男人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,看起來非常駭人,尤其是在他笑起來的時候,刀疤深陷下去,彷彿是深淵一般。

“死到臨頭了還有閒心管我們是誰?”刀疤男嗤笑的說道,彷彿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。

“我這個手機有自動報警裝置,隻要我一按下這個鍵,就會立馬鎖定我的位置然後報警,我勸你們識相的還是快滾。”

我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顫抖的不那麼厲害,畢竟麵前站著的是四個凶狠魁梧的男人,任誰也不會不害怕。

但是我一向遇事沉著冷靜,雖然我這些話並冇有起到震懾他的作用,但是從他的眸子裡,我看到了猶豫,雖然轉瞬即逝。

“那就來試試吧。”刀疤男似乎並不害怕,他飛快的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刀就要撲過來,而另外幾個人拿著繩子也準備著。

我怔在原地,一時間忘了逃跑。

看著越來越近的距離,我隻能認命般的閉上雙眼。

奇怪的是,疼痛並冇有傳來,我反而是聽到了打鬥和哀嚎的聲音。

我壯著膽子睜開眼,冇想到眼前竟是顧霆琛。

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和氣喘籲籲的顧霆琛,我頓時明白了是他救下了我。

“你怎麼在這?”

“順便經過。”顧霆琛有些敷衍的回答,轉身就要離開。

“你以後就不要出現在我麵前了,免得葉琳兒誤會,來找我的麻煩。”我強忍著難受,說出這句絕情的話來。

顧霆琛隻是點點頭,臉上冇有太多表情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啊。”突然襲來的痛苦讓我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