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鬥轉星移,時光如梭,一夜時間很快過去。

當清晨的第一縷朝陽灑進田宇的臥室時,田宇已經坐上了由羅羽駕駛的虎頭奔趕往湘達運輸,開始為唯楚集團化發展做著最後的努力。

而以往陪伴在田宇和羅羽左右的張翔,也已經換好了一套素色的運動服,出現在了五元自助餐廳總店的門口。

按照田宇和莫燦的約定,張翔今天需要在上午八點之前抵達這家餐廳門口。

而現在的時間是七點五十分,很顯然張翔也希望自己第一天過來工作,能夠店裡的同事們留個好印象。

“你就是翔子吧?”

正當張翔看著餐廳的工作人員不斷在店門口穿梭時,他忽然聽到身後有人朝自己喊了一句。

張翔扭頭一看,站在自己身後的正是昨天與田宇交談甚歡的莫燦,於是連忙說道:“莫總您好,我就是翔子!”

“不錯!”

莫燦上下打量了張翔兩眼,很隨意地說道:“咱到店裡來吧,有什麼事兒做到店裡說!”

“誒,好嘞!”

張翔連忙應了一聲,隨後緊緊地跟在莫燦的身後走進了自助餐廳。

“田董之前跟我說過了,說你想到咱餐廳鍛鍊一下。同時,他還簡單給我說了一下你家裡的關係。”

莫燦邊走邊說道:“不過我個人認為,你既然來了咱店裡工作,那就要遵守咱店裡的相關規定。”

“更何況你是過來鍛鍊的,我也不會說因為有田董幫你打過招呼了,就給予你任何的優待,我這麼說你明白嗎?”

“……我,我明白。”

張翔冇有經過太多的猶豫,便把話給應了下來。

“很好!”

莫燦接著說道:“我最近可能要去人文學院學習,冇有太多的時間在這兒,你如果打算留在這家店,我就將你交給店長了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……冇問題!”

縱然張翔一開始是想跟在莫燦的身邊,但是他聽了莫燦這一番言論之後,又實在是找不到拒絕的道理,於是乎隻得把話給應了下來。

當然,此時的張翔心裡多多少少是有些失落的。

而莫燦將張翔的表情儘收眼底後,裝出一副壓根冇在意的樣子,伸長了脖子喊道:“李大偉!”

“到!”

很快一名身體壯實的青年男子,便快步朝莫燦跑了過來,聲音洪亮地問道:“莫總,有事您請吩咐!”

莫燦語氣很隨意地說道:“是這樣的哈,這個小夥子叫張翔,今天剛入職,我打算把他放在咱這家店工作…”

“這小夥子有冇有十八歲啊?”名叫李大偉的壯漢朝著張翔打量了兩眼,眼神中充滿了懷疑。

莫燦點了點頭道:“十八歲肯定是有了!行了,人交給你,你安排個人給我好好帶,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啊!”

話說完,莫燦在張翔的注視下,快步走出了餐廳。

如今的莫燦,已經不再是獨自一人守著不到三十平米小店的落魄大廚了。

他現在不但要負責十家自助餐廳的食材供給,還要保證餐廳的服務質量,以及協調好一些臨時出現的問題,自然不可能時時刻刻守在這家小店裡。

正當張翔看著莫燦離去的背影,有些微微愣神時,他忽然感覺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後背。

“唰!”

張翔下意識地扭過頭,隻見李大偉大聲喊道:“還愣著乾什麼?我們店裡有規定,八點十五分開早會,抓緊時間去換衣服啊!”

“……換衣服?”張翔目光微微一怔。

李大偉一雙眼睛瞪得老大,聲音很大地喊道:“當然要換衣服啊!你看看咱店裡誰不是穿著工作服?”

“……”張翔眨了眨眼睛,有些茫然。

李大偉伸手一指餐廳最角落裡那一排更衣櫃,冇好氣地說道:“找個空櫃子,裡麵都有工作服的,抓緊換上,彆耽誤時間了!”

“哦哦哦!”

張翔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即將指向八點十五分,於是一溜小跑到了餐廳的角落裡,然後急匆匆地換上了工作服。

很快,李大偉便站在店門口開了個點名會。

會後李大偉指著張翔身旁一位年紀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小夥子,吩咐道:“小李子,這個新來的夥計叫張翔,我就把他安排跟你學徒了啊!”

“為啥是我帶啊?”小李子有些不樂意地問了一句。

看得出來,這名叫做“小李子”的年輕人,並不是很願意帶徒弟。

“就你和他年紀差不多大,我們幾個眼瞅著都奔三十了,你不帶,誰帶啊?”

李大偉壓根冇給小李子反駁的餘地,便直接說道:“人家剛來,什麼都不懂,你好好教!”

“那行吧…”

小李子皺了皺眉,稍有些嫌棄地看著張翔說道:“你跟我來吧!”

“是…”張翔低著頭跟在小李子的身後,很快就開始了一天緊張而忙碌的工作。

星城,譚力所在的酒店行政套間。

“咯吱!”

時間纔剛到上午九點,一名穿著粉色西裝,賣相十分騷包的青年就已經出現在了譚力的麵前。

從粉色西裝男抵達星城的速度,也不難看出董權對於設備廠的重視和著急的程度。

“譚力,你說你現在這麼點小事兒都辦不好,我們董家養著你,還有什麼用啊?”

粉色西裝男剛一進門,就目光鄙夷地看著譚力嘲諷了一句。

“嗬嗬!”譚力乾笑道:“我的能力自然比不上董先生您的,這件事兒說起來簡單,實際上挺複雜…”

粉色西裝男大名叫做董理,是董哲的堂弟,論個人能力,他最多也就是和董哲不相上下。

但相比於董哲,董理做事更為簡單粗暴,一向追求的是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問題。

這一次董權之所以派董理來星城,一方麵也是看中了對方的辦事效率,想要在最快的速度解決問題。

另一方麵,估計董權也是覺得像董理這種雷厲風行的性格,更適合收拾像劉賢仁這種冥頑不靈的小人物。

“行了,你不用跟我說這麼多!”

董理雖然名字裡有一個“理”字,但為人似乎並不是很講道理。

他完全冇有給譚力解釋的機會,便直接說道:“你辦不了是你的能力有限!抓緊把那個人的聯絡方式給我,我來找他談!”

“行…”

譚力一見董理是這個態度,也懶得和他廢話,便直接把劉賢仁的電話號碼發給了他。

而董理確實也冇耽擱一秒鐘時間,他當場就按下了劉賢仁的號碼,直接撥了出去。

“嘟…”

電話響了兩聲後接通,或許劉賢仁是因為看到號碼有些陌生,所以態度很禮貌地說道:“你好,這裡是賢仁設備廠…”

“你彆跟我扯這麼多廢話!”董理直接將劉賢仁的話打斷,語氣生硬地說道:“我現在就問你一句,我給你五百萬,你能不能給我把合同簽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