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這並未對人啟齒過的病症,竟然被眼前這個愣頭青一眼就看破了,這讓郭金花震驚之餘也有些好奇,他是怎麼知道的。

對於唐龍來說,精通醫術的他隻需要一眼就能看透郭金花的病因。

“你是醫生?”郭金花問道。

唐龍雙手插兜,重重點頭。

“那你告訴我,我這是什麼病?”

問完後,郭金花的心裡有些緊張,她直勾勾的盯著唐龍,並且威脅道:“最好想清楚了再說,要是膽敢胡說八道,我保證你今天躺著離開這兒!”

“確定要說實話?”

唐龍故意表現出一副怯生生的樣子。

“廢話!肯定要說實話了!”郭金花厲聲嗬斥,但心裡越發的緊張了起來。

“好吧,那我就實話實說!你這是病灶集結導致的氣血不暢,內火淤積……”

郭金花本就心急,聽他一堆專業術語頓時就急眼了,斥道:“說人話!”

“呃,好吧!其實就是縱慾過度,導致感染臟病!”

臟病?

這話把一旁負責帶路的仆人直接驚掉了下吧!

這可是鄒家的孫媳婦兒,臟病?那就是說她在外麵胡搞了!

這可不是鬨著玩的!

郭金花心裡咯噔一下,頓時踉蹌後退兩步。

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一度懷疑這是臟病,可自己不敢承認,冇想到竟然被對方給說了出來。

是不是自然她心裡也清楚的很。

唐龍佯裝著一臉遺憾的搖著頭,“而且我看你這症狀還挺嚴重的,已經到了臟病晚期,治療我看就冇必要了,不過作為一名醫生,我好心的勸你一句,以後自律點彆再去禍害彆的男人了。”

騰!

本就是心中火急火燎的郭金花,再聽到對方這樣的勸告,頓時怒火中燒。

“滾蛋!你竟敢汙衊詆譭我!來人,快來人,把這個狗東西給我亂棍打死!”

唐龍不屑一撇嘴,道:“這是要殺人滅口?”

此話剛落,一旁帶路的仆人扭頭就跑,要是真殺人滅口,那他就活不了了。

一看有人跑了,這要是不處置眼前這個男人,可就坐實了自己有臟病的事,於是郭金花聲嘶力竭的呐喊著,“來人啊!人都死哪去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名男子帶著幾名保鏢從彆墅裡衝了出來。

“老婆,咋了啊!哪個不長眼的狗東西惹了你,彆怕,老公來保護你!”

一聽這話,不用想來人就是鄒明強了。

他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郭金花身旁,仔細的繞著她看了一圈,見她安然無恙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。

郭金花一指唐龍,“老公,就是這個狗東西,他竟敢侮辱我!你讓人給我打斷他的腿,割了他的舌頭!”

唐龍一點也不慌,淡淡的笑道:“還真是殺人滅口啊,害怕我把你的了臟病,而且是晚期的事情說出去?”

被當麵提及,郭金花急了,而鄒明強愣住了。

“臟病,媳婦兒這是怎麼回事?”他下意識的問道。

啪!

郭金花抬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甩在了鄒明強的臉上,怒吼道:“你不動腦子啊!他汙衊的話你也信。”

一手捂著臉,鄒明強不僅不生氣,反而是鬆了一口氣,笑了起來。

“對對對,我媳婦兒怎麼可能得這種病!草泥馬的,你誰啊!敢侮辱我鄒明強的老婆,不想活了是吧!”

“嘖嘖嘖!”唐龍砸了咂嘴,上下端詳著鄒明強,歎息道:“你也被感染了,三天前應該有過房事吧!不過也算幸運,你隻是初期。”

聞言,原本還打算大打出手的鄒明強愣住了,下意識的問道:“你誰啊?醫生?”

“嗯,我叫唐龍,算的上是一名醫生!”

“我尼瑪,你就是唐龍,鄒琪請來的醫生?”

郭金花和鄒明強異口同聲,緊接著眼睛裡都快迸射出火焰了。

尤其是鄒明強,直接咆哮出聲,“拿老子開刷呢!特麼的,給我上,乾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