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暫時還不能,他的身份太特殊了,我怕爸媽知道了,會嚇壞的。”

“姐,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,怎麼在一起的,他很愛你嗎?”蘇暖一臉八卦女的表情。

“你真得不困嗎?不困的話,我講給你聽。”

“我現在哪裡還能睡得著了,你不講給我聽,我今晚可能就要睡不著了。”說完,蘇暖掀開她的被子,就躺在她的床上了,“我今晚睡你房間。”

蘇沁在這件事情上渡過了這段時間,她冇有一個可以傾訴的人,都是悶在心裡,現在,她終於可以和妹妹一吐為快了。

蘇暖安靜的聽著她講訴著和軒轅宸的相遇,相知,相愛,講著講著,蘇沁也纔想到,自已對他的感情也已很深了,每件事情,每個細節她都刻是那麼的清楚。

蘇暖感覺自已就像是在聽著一段非常浪漫的童話故事一般,隻是後來,聽到姐姐說起這次的假期原因,她不由又揪緊了心。

原來,姐姐的愛情也是充滿了曲折和艱難的,即便現在,也非常不容樂觀。

這就是不許她告訴父母的原因。

“姐,你要振作,隻要總統先生愛你,你們會渡過一切的難關的。”蘇暖替她加油鼓勵。

蘇沁屈著雙腿,下巴抵在膝蓋上,抿唇一笑,“我以前不相信愛情可以抵擋一切,但是,經曆了這一次之後,我相信了,在我放棄他的時候,我有多痛苦,他就有多痛苦,我一直以為,隻要我離開,就萬事大吉了,可我卻不知道,我在傷害著他,我以後,再也不會這麼蠢了。”

“姐,我支援你們。”蘇暖輕拍她的背部道。

這一晚上,兩姐妹夜談到很晚,清晨,倒是都起得早了。

馬上就要過年了,整座城市都揚溢著一種喜迎新年的氣氛裡。

蘇暖現在的身份,令她出門都需要非常的小心,而懷孕之後,她也需要散心,又不能坐車,蘇沁就陪著她在附近的公園裡走動。

早上起床,空氣非常好,蘇暖戴著帽子,戴著口罩,在冬天裡,這樣的僑裝打扮,也不易被認出。

九點左右,溫景琛來了,嬌妻在那裡,他的心就在那裡,更何況,現在的蘇暖還懷著他的孩子,他是恨不得步步不離的。

無奈蘇暖現在剛懷上,胃口有些刁,在孃家,可以很好的滿足她的口味,讓她多吃一些補食,溫家兩老也都冇有任何的意見,都希望蘇暖開心就好。

蘇沁讓他們兩口子去甜蜜了,她回到房間裡躺一會兒,倏地,她的手機直接唱起了歌來。

她拿起一看,僅僅隻是看著名字,她的嘴角就彎了起來,她伸手接起,“喂!”

“起床了嗎?”那端,軒轅宸磁性好聽的嗓音貼耳而來。

“嗯!起了。”

“今晚一起吃飯。”

“去你家嗎?”

“上次那家餐廳。”

“好,等你忙完再說。”

“蘇沁,今後任何人找你,你都必須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?我不想讓你一個人承擔所有壓力。”軒轅宸心疼的叮囑出聲。

蘇沁深切的感受到他的情意,她應了一聲,“好。”

“把我們的關係告訴你父母了嗎?”軒轅宸突然好奇的問道。

“冇有,我暫時還冇有說。”

“那不急,等我找一個合適的時間,直接去拜訪他們吧!”軒轅宸笑起來。

“好,但現在不要。”蘇沁真怕他今晚就會突然出現在家裡。

“為什麼?”軒轅宸忍住笑意問道。

“我擔心我爸媽承受不住你的身份。”蘇沁是瞭解父母的。

“好,聽你的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。”軒轅宸語氣裡,透著對她的討好。

“我妹也回來了,我剛知道她懷孕了,我馬上就要做阿姨了。”蘇沁一臉期待的說道。

軒轅宸不由替她開心起來,“這樣的話,那我就要做姨父了。”說完,他認真的問道,“你想要一個寶寶嗎?”

蘇沁的心立即緊了緊,有些羞赫道,“暫時不考慮。”

“如果你想要,我們可以提前要。”軒轅宸笑起來,“我年紀也不小了,早就該要孩子了。”

蘇沁頓時羞得冇出聲,因為生孩子這種問題,她從未想過,並且,她雖然二十八歲了,可是,她第一段戀情,並冇有突破最後的底線,所以,這件事情,她還是非常羞赫的。

“在想什麼?”軒轅宸低沉笑問。

“冇什麼,這件事情,我們以後再討論吧!”蘇沁笑應了一句。

這時,軒轅宸在那端像是跟什麼人說話,蘇沁等他說話,她便道,“你先忙工作,晚上再約。”

“好!記得想我。”軒轅宸不忘叮囑一句,才掛了電話。

大廳裡,李倩去了買菜,蘇伯言去了運動,大廳裡,隻有溫景琛兩口子在,這會兒,他正在給蘇暖削一個蘋果,蘇暖在一旁等待著,嘴角露出期待的笑意。

溫景琛削完,切開了四瓣放在一旁的盤子裡,蘇暖拿起叉子叉起來,樂滋滋的吃著。

“還想要吃什麼,隻要我能替你買回來的,我立即給你買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蘇暖笑問道。

“嗯!想吃什麼?”

“我突然想吃一家烤餅,不過,那不是什麼名牌店,那是一家非常有名,但是常常需要排隊才能買到的餅。”

“地址在哪裡,我現在給你去買。”

“可是要排隊。”蘇暖心想著,他的身份肯定不適合去排隊吧!還是心疼老公重要。

“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,彆說排隊,就算讓我去求這個老闆給你做,我都二話不說。”

“你真得願意去?”

“告訴我地址吧!還有想要吃什麼口味的。”溫景琛認真的問道。

蘇暖隻好把地址寫給他,然後,又說了幾種想要吃的口味,溫景琛就拿起車鑰匙出門了。

蘇沁下樓,看見她一個人獨自坐在這裡,不由好奇的問了一句,“景琛呢?”

“他給我買烤餅去了。”

“哪裡買?”

“就是那家,我們之前喜歡吃得那一家。”

“那一家可是非常火爆的,我每次開車經過,都需要排好長的隊的。”蘇沁立即想起來。

“對啊!我想吃,可我不希望他去排隊,但他還是執意要去給我買了。”

在某個繁華路段的烤餅攤前,排著十幾個人的隊伍。

而在隊伍之中,一抹成熟迷人的高大身影,非常惹眼,惹來過往女人們的頻頻回頭注意,甚至有些偷偷拍他,然後,發至網絡,引起一片強烈熱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