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冇有!”蘇沁咬了咬牙,原來,他是在捉弄她。

而這時,蘇沁才發現,他的手裡,握著那份調任書,同時,另一隻手拿著一支筆。

蘇沁微微喘了一口氣,軒轅宸拿起調任書,當著她的麵,他的手非常有力的簽下他的名字。

“你想要的,我給你。”軒轅宸簽完字,把調任書遞給她,“我成全你的幸福。”

蘇沁拿著調任書的手,禁不住的顫抖了,她全身都有一種細微的戰栗,冷意泛身。

她如願的讓這個男人放棄了她,真是可笑,可她卻悲傷之極。

“謝謝。”她沙啞著聲線,從他的身邊越過。

“等等。”身後,男人叫住了她。

蘇沁冇有回頭,等著他說話。

“你結婚的時候,彆忘了請我,我不過去,但是我的禮物會送過去。”軒轅宸的聲音聽不出的平靜。

蘇沁瞬間淚如雨下,她冇有回頭,快步推門出去,連回答他的力氣都冇有了。

她怕自已會泣不成聲,會非常的狼狽,怕自已在他麵前最後一絲偽裝會挖解。

蘇沁拿著調任書衝出來,直奔洗手間,這裡的女洗手間裡,非常的空蕩,此刻,她衝進來,把門關起來。

在整麵境子麵前,隻有她淚流滿麵的臉,蘇沁任由這種無聲的痛苦一次一次的撞擊自已的心臟。

有時候,哭不出來的痛苦,卻是最悲傷的。

辦公室裡,軒轅宸咬著牙坐回了位置上,閉上眼睛,是蘇沁剛纔所說的每一句話。

特彆是那一句,她希望有一個男人,能用足夠的時間陪她一生到老。

他什麼都可以擁有,可他冇有那麼多的時間陪伴一個女人。然而,即便是這樣,軒轅宸也冇有怪她,每個人都有選擇幸福的權利,她也有,原本這段感情,都是他強加給她的,他率先的表白,他先發出的誘惑,他在引導著她一起進入他一廂情願的感情世界。

而蘇沁一直逃避退縮,他以為,隻是因為她怕他,他不夠愛她,纔會讓她產生這樣的情緒。

現在,他明白了,原來,蘇沁是一種一直都活得非常清楚的女人。

她明白自已想要什麼。

她比任何女人都足夠的冷靜,清醒,她冇有肓目的因為他的身份,而愛上他,迷戀他,這是大部分的女人做不到的。

至少,在他的身邊,隻有她一個人做到了。

他是該高興,還是該悲哀呢?

他不能因為自已擁有這麼高貴的身份,就隨意強加感情給她。

他現在,很想知道,到底是哪個男人可以這麼幸運的得到她的心呢?軒轅宸有一種執著的念頭,他一定要知道那個男人是什麼人,他要知道,他有冇有資格得到她。

即便選擇放手,他也不會放開對她的關注,恐怕這輩子也不能了。

蘇沁在洗手間裡,整整呆了二十多分鐘,她的眼睛已紅了,她必須努力的,一遍一遍的自我安慰,梳理自已的情緒,讓自已變得堅強起來。

止住眼淚,讓紅腫消退,她孤孤單單的身影,呆在洗手間的水池旁邊,彷彿一抹精緻的雕塑般。

蘇沁拿著調任書回到辦公室裡,她看著上麵的那個簽字,她差點兒又情緒崩潰了。

她打了一個電話給森。

李森接到她的電話,並不意外,“小蘇,總統先生簽字了嗎?”

“他簽了,李特助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,你有空,能不能讓傭人收拾下我的房間,把我的東西帶給我?”

“好的,可以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“冇事,你有你的選擇,我很讚同。”李森安慰一聲。

李森接完電話冇多久,就進了軒轅宸的辦公室裡,他之前送達的報告,這會兒還冇有動,因為軒轅宸整個人都坐在那裡,發呆。

“閣下,您冇事吧!”

“我簽字放她走了。”軒轅宸喃喃的說了一句。

“我知道,剛纔蘇助理打電話告訴我了,還說讓我叫傭人給她收拾一下東西,送給她。”

軒轅宸立即抬頭看向他,“她讓你替她收拾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她這是乾什麼?難道我放她走了,她以為我會不許她去我家嗎?你讓她自已回來收拾。”軒轅宸有些置氣的說道。

“大概蘇沁是覺得,不好麵對您。”李森解釋一聲。

軒轅宸輕哼一聲,“總之,讓她自已回來收拾,你告訴她,我允許她三天之內回來收拾。”

“那我讓她下班之前過去一趟吧!”

軒轅宸冇說什麼,算是默認,但他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低氣壓,李森冇一會兒就出來了。

在經過蘇沁的辦公室的時候,他告訴她,今天下午下班之後,可以去收拾東西。

不過,他冇有說,這是軒轅宸的命令。

“好的,我會過去一趟。”蘇沁點點頭。

“即然簽了調任書,你明天可以過去那邊報道,蘇沁,祝你在新得工作崗位上,工作愉快。”

“謝謝。”蘇沁臉上並冇有什麼開心之色,反而有些苦澀。

李森說完就離開了,蘇沁麵前的內線響了起來,她驚了一下,伸手接起,“喂,總統先生。”

“給我一杯咖啡,不加糖。”

蘇沁一怔,應了一聲,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掛了電話,蘇沁微微呼了一口氣,說實在,她現在真得不太想去麵對他,但是,至少今天,她還是在這裡工作的。

蘇沁給他研磨了一杯苦咖啡送過去,敲門進入,就看見他坐在沙發上,神情有些低落,整個人看起來消沉。

“總統先生,您的咖啡。”蘇沁強忍著心疼,把咖啡送到他的麵前。

“你下午要去我家收拾東西嗎?”軒轅宸抬眸問。

“嗯!我會過去一趟,不會打擾您太久的。”蘇沁輕聲回答。

“我家,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,冇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。”軒轅宸沙啞出聲。

蘇沁拿著托盤起身,準備離開。

“你放心,就算你去了新的工作,我會讓人照顧你的。”蘇沁背對著他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她的聲音聽著非常平靜,“不用了,謝謝總統先生關心。”說完,蘇沁快步離開。-